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脱离人联乃出于原则而非破坏政治原则 张守江打破砂一党独霸的黑暗局面

针对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提醒张健仁,在全面拒接跳糟(拒绝跳槽)青蛙的同时,应先责问其父张守江背叛人联跳槽行动党,行动党元老沈瑶瑟表示欣慰拿督斯里黄顺舸相信张守江脱离人联党纯粹是出于原则问题,不破坏政治原则。 1978年守江脱离人联党,为砂拉越人民带来的好处: 打破砂拉越州议会被一党独霸,民声消失的黑暗局面,开始有人监督政府的财政,如何使用人民的血汗钱,有在野党巡视各选区,了解人民对各种基建如道路桥梁,水电的需求是否得到政府应有的照顾,把人民的心声带进议会提出辩论。为砂拉越民主举步。如此的结局,是该赞扬,还是该谴责,人民自有定论,岂能与这些唯利是图叛党的青蛙相提并论。 如今的青蛙跳来跳去,更有的在同一个政党跳进跳出,看那个政党有机会执政,叫价较高,政府担心随时可能倒台而无心对抗病疫,政治青蛙搞到政坛乱糟糟,政治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使民生经济在疫病与乱政的双重打撀下,苦不堪言。甲州选民、明智地以手中一票,把青蛙干掉,实作为政治青蛙前车之鉴。 张氏1978年离开人联党之后,经历了16年7次大选的失败及全军皆没的打击,跌倒再爬起,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怨无悔,至今己经43年3个月。如果没有光明正大及无私的政治理念和愿景,就不能孕育出如坚定的立场和顽强的斗志,...

连首席部长人选都没有 砂团党妄称认真要做政府

砂团党(PSB)在没有首席部长人选参与第12届砂州选举的情况下,又怎么说是认真要做政府? 黄顺舸声称行动党只希望成为反对党乃是恶意指责。没有任何政党会希望永远成为反对党,但作为一个政党,必须了解现实和周围的情况。 如果将砂拉越目前的情况与希盟在2018年成功换政府来比较,砂拉越要在这次州选获胜以取代砂政盟政府,缺少两个重要因素,即: 1.希盟在2018年胜选之前,反对党在之前连续两届的国选(2008年和2013年)成功否决了国阵在国会中三分之二的多数议席。 在砂拉越,反对党在2016年州选的82个议席中,仅赢得10个议席。即使是黄顺舸当时也是在国阵的旗帜下赢得了峇旺阿山议席。

常年动用储备金填补财政赤字 砂政盟从未动脑筋解决经济隐忧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过去砂拉越政府的财政面对赤字时,州政府就会利用储备金来填补,好像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孩子,没钱了就去挖爸爸的钱包,自己根本没有动脑想办法解决经济隐忧。根据砂首长的报告,明年砂政府依然面对财政赤字。如果砂政府仍然没有稳固的替代收入,以现在的速度及方式来花费金钱在那些不切实际,天马行空的计划上,胡乱挥霍,3年后破产不是什么奇事。 林财耀表示,政府所推动的各项计划,必须具备带动全砂各领域经济成长的潜力及效果,才会产生实际上的经济效益,增加政府收入,继而稳固砂拉越政府的经济实力。人民也可以在政府有实际效益的经济大蓝图中看到前途及钱途,继而参与其中,一起建构砂拉越各领域的经济圈。 林财耀是针对砂拉越议员在报章上的发言,说砂政府拨款推动发展项目,与西马一些先进州属甚至可能面对预算赤字情况是无法相比的。该名议员也自大表示,砂拉越的成就与发展,引起联邦和反对党的嫉妒。 林财耀说砂政府推出高达106亿4600万令吉的2022年砂财政预算案,其中66亿令吉是发展用途,40亿4600万令吉是营运开销。但是,2022年砂拉越的总收入预计达100亿3600万令吉,而普通开销是106亿4600万令吉,所以2022年的财政赤字预计有6.1亿。 他表示,根据砂拉越财务状况报告,2015年砂拉越有394亿令吉储备金,2016年有393亿6000万令吉,2017年有300亿4000万令吉,2018有270亿9000万令吉,2019有239亿6000万令吉。阿邦佐于2017年接任砂首长,连续几年都出现财政赤字,砂拉越的储备金出现坐吃山空的状况令人担忧。可悲的是,砂首长并不关心砂拉越经济状况,继续做他的春秋大梦,发表不切实际的梦幻计划。

科兴加强剂选择政策上后知后觉 杨薇讳批砂政盟让砂子民深感失望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後知後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

确保砂民能够以更低廉机票回砂投票 俞利文:政府应采取更多干预措施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为促进砂拉越人本着民主精神,联邦和砂政府必采取更多干预措施,确保砂拉越人能够以更实惠及低廉的机票价格回来砂拉越参加砂选举投票。 据了解,由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严格限制航班飞行,以致航班趟次锐减,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也随之飙涨,远超过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能力。 俞利文表示,即使砂交通部长李景胜日前宣布从12月11日开始增加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并从每周223趟航班增至307趟。惟,砂选举投票日前后几天的机票价格仍然很高,这可能有阻许多人返砂履行他们投票的义务。 新闻报道称,随着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增加,如亚航等航空公司已将吉隆坡飞往古晋的机票价格降至200令吉以下。 但事实是,若在航空公司官网查询票价,往返砂拉越的低价机位却是相当有限,即使有单程也要约300令吉,其大部分单程机位还是超过1000令吉,就连廉价航空亦是如此,这肯定无法迎合那些想要返砂投票的砂选民意愿和需求。

砂灾委和砂交通部应批准更多航班往返砂拉越 以便各航空控制成本效率降低票价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暨南兰国会议员刘强燕呼吁砂灾难管理委员会(SDMC)和砂拉越交通部(MOTS)批准更多的航班飞往砂拉越,当中包括也增加农历新年的航班,以便各航空公司更好地管理成本效率并降低乘客票价,让因疫情被分离多时的游子们有能力回乡与家人团圆。 “尽管SDMC和MOTS已批准了从2021年12月4日至2022年1月5日,增加了每个星期飞往砂拉越的班机次数,即从223趟增加至307趟的班机次数,但是我上网查看后发现每天直飞(Direct flight)诗巫的班机除了有1至2趟机票价格较低之外,其余的还是相对的昂贵,尤其是多数是属于转飞(transit)航班,每趟单程甚至可以高达2000令吉左右。” 刘强燕国会议员也表示,目前被批准直飞往返吉隆坡/诗巫的班次根本不足够,即使当中有一至两趟航班机票相对便宜,但是受惠的乘客却有限,因为使用诗巫机场做为起飞终站的乘客不止来自诗巫,还包括了大量中区其它城镇如民丹莪、泗里街、加拿逸、加帛、如楼、丹绒马尼、实兰沟的乘客。 她也强调,诗巫往返吉隆坡的直飞航班不足,也为那些有急事往返西马半岛的中区同胞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及困扰,若被迫乘搭转机航班,他们必须花上很长的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 “据我向航空公司了解,他们表示基于供求关系而SDMC诸多限制不愿批准更多航班而造成他们无法扩大供应以满足市场需求,导致阻碍了他们继续提供更低、和负担得起票价的能力,而并非如SDMC子虚乌有指责所称是航空公司不愿意降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