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让砂民都能履行公民权利 砂看守政府应把投票日列为公假

砂拉越第十二届选举将落在12月6日(星期一),提前投票落在12月14日(星期二),至于投票日则落在12月18日(星期六),竞选期为12天。而根据选委会的选民手册,共有125万2014名合格选民。其中,122万8858名普通选民、1万2585人是军人和家属、警察和家属则有1万零458人;至于113人是身在外国的合格选民。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促请砂拉越看守政府把选举日,即是12月18日(星期六)列为公共假期。让砂拉越子民能履行他们的公民权利。砂拉越看守政府可以参考1951年公共假期法令第9(1)条文,,做出决定。许溧根说,投票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他相信砂拉越子民都清楚知道自己的责任。他呼吁看守政府尽快做出决定,让雇主和员工能尽早完成工作和业务上的安排。可以预见,这次的「冠病选举」见面临前所未有的低投票率,也因为各种防疫措施,投票过程一定不容易。许溧根表示政府更应该把投票日设为公共假期,让更多人有充裕的时间投票。 许溧根同时也恳求私人界和各大企业,弹性处理投票日员工的工作铺排。他说,这次的选举将有许多「自愿性」的选举义工参与选举计票,监票等等工作,希望雇主能斟酌处理。虽然没有任何法令阐明雇主必须给予员工假期,可是基于民主精神,他希望大家都能互相尊重与体谅。他希望到时大家都能踊跃出来投下神圣,民主的一票。

领袖应谨慎勿论为政党利用工具 违背社团超越政党的地位初衷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为相关标榜争取众人,及整体社群利益的民间团体的领导人缺乏自重,而滥用本身的职位谋取私利,不惜违背社团原则表达政治倾而丢失一个人的基本尊严向感到羞耻,砸烂本身组织的招牌,广泛大众看来更是深感不齿和可笑。 他严正呼吁民间的团体、社团领袖非常不应该遭执政党的候选人等利用和骑劫,却让人看了说显得懵懂、一头雾水,自己却沾沾自喜,这是非常自取其辱。 在民主社会里面,若是以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会受到阻止,可是一旦让学府、社团等成为某执政党候选人拉票的喉舌与平台,这个是有失身份和违背学校及社团成立的原则与宗旨,让人们感到是整个组织被牵着鼻子走。 社团原本必须尊重组织会员不同声音和意见,所以必须以超越政党的眼界关心政治,对事实课题能够发表意见。问题不是在于统一的意见,而是以个人身份凌驾一个组织,这样是失去自量能力,屡次让人看到来自会员及成员委托的身份是被滥用和利用,这让他非常心疼。 最近接获不少民间团体、非政府组织成员的投诉,他们被无形的压力,被要求进行视频录影,让他们向选民喊话,以社团领导的身份影响本身的会员,或是社会上广大的选民,给予执政党候选人争取选票的打开方便之门。

拖延致使无法顺应宪法改革 年轻人应在砂选举时被赋予投票权

砂行动党实旦宾国会议员张健仁特别助理江峰年表示,2021 年 12 月 1 日的宪报阐明政府把民众投票年龄降至18岁且将于 2021 年 12 月 15 日生效。这消息昨日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流传。砂拉越人很高兴看到年轻人有可能在即将于 2021 年 12 月 18 日举行的第 12 届砂拉越州选举中投票。这也意味着这些年轻人可以以大选志工模式成为记票员、检票员、投票站长等参与国家建设。

科兴加强剂选择政策上后知后觉 杨薇讳批砂政盟让砂子民深感失望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後知後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

拥官媒资源砂政盟宣传下足功夫 行动党逆风迎接硬战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2021年12月18日的砂拉越州选,行动党完全处于弱势的情况,因为新冠疫情肆虐的关系,不能够举办露天公开大型讲座(Ceramah)就无法炒热选情。行动党也无法当场向广大民众解说竞选宣言及告知民众知晓政府的执政实际操作情况,也无法有如以往那样在“车拉马大型露天讲座”的时候向民众筹款,支撑选举所耗费的庞大开销。 刘必雁表示,在砂拉越州选的宣传战中,砂政盟这次是下足了功夫,因为砂政盟占据了官方媒体资源及经济资源的强大优势,在野党必须多付出更多的努力、心思、创意、网络等方式,才能够达到一些效果。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竞赛,因为在野党严重缺乏资源,拨款也被政府断绝提供,所以必须在处于下风的颓势下,逆风迎战强大的砂政盟。 她表示,相信诗巫的民众现在驾车出去,早已经可以看到道路边、交通圈内,建筑物等地方都已经插满GPS党旗,旗海飘扬,即将要登场的将是候选人的大型看板,砂政党的选举宣传势必排山倒海的淹没整个砂拉越。 她说道,相信大部份关心政治的民众都在这个时刻有个感触,这些砂政党的候选人,好像中选之后都荣华富贵失联了,如今突然又冒出来是因为又要选举了。 刘必雁表示,在这两年的疫情期间,相信民众都知道行动党的国州议员是与民众一起并肩抵抗疫情的。自资或筹资购买物资来帮助生活受疫情影响者的工作,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几乎是天天在进行,从早忙到晚,他们本身也亲自搬动米粮物资;民众挂白旗时,DAP YB们也是马不停蹄地赶往提供协助;行动党议员也前往医院帮忙搭建隔离房,派发物资及救济品。行动党把这些奔波劳碌当作为民服务的天职,因为他们不曾忘记自己是负责任及勤政的人民代议士。

利民发展是人民应得 人联要挟民众心态令人遗憾

钱进一市议员发表声明称,如果他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没有获得人民的支持,即意味着选民反对武吉阿瑟区重建计划,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也反映出诗巫人联党一些党员的心态。民主行动党从来不曾反对武吉阿瑟区的重建。我也从来没有! 实际上,自从我上任 武吉阿瑟区人民代议士以来,我就开始在谋划武吉阿瑟区的发展大蓝图计划。我也在2016年至2021年的砂拉越立法议会召开的几乎每一次会议里,提出有关武吉阿瑟区的发展课题。在2018年7月、2019年5月和2020年11月,我在立法会议里,我为整个诗巫发展大蓝图和武吉阿瑟区大翻修发展计划发声。我要强调的是,尽管民主行动党是一个反对党,我们从来不反对重建武吉阿瑟区,因为我们打从心里坚信,这是人民应得的,一个现代化和发展的武吉阿瑟。 钱进一现在是两个其中之一负责武吉阿瑟区的市议员,也是担任诗巫市议会建筑管制与城市美化小组主任。他的职位和工作范围不言自明。以他这些年来在诗巫市议会拥有的职位,他理应拥有权力和权威来推动武吉阿瑟区的发展和美化工作,而且也应该是拥有了首长的信任和合作来推动此项目。 有鉴于此,如果市议员是真正为武吉阿瑟区人民着想的话,就不会将这个发展计划好像萝卜般悬垂在武吉阿瑟区人民的面前,因为这本应该是时任政府的责任去发展砂拉越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反对党的选区。其实,如果换做是我,我会催促时任政府执行发展计划,因为这才是为人民所做的正确事情。 即使作为一个反对党的州议员,我在一个立法会议召开时也已经向砂政盟政府提呈了一份相信可行的发展武吉阿瑟区计划建议书,还说如果他们有兴趣可以看看有关计划的内容建议,不过他们没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