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随着联邦与希盟签署备忘录 政府应解密MA63最终报告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新政府必须采取第一步以展示诚意,履行他们在1963年大马协议(MA63)对沙巴和砂拉越人民的承诺,尤其首相近日与希盟签署谅解备忘录中,在野党促请政府必须将早前归在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处理的MA63最终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俞利文在昨日的国会辩论环节也提到MA63的重要性,他身为砂拉越人要看到新政府将如何采取切实措施,确保沙砂恢复原有权益并且获得更大保障。 他说,本身对朝野签署谅解备忘录表示欢迎,尤其备忘录的其中重要条款包括了MA63。因此,他不希望MA63事宜最后沦为“纸上谈兵”,甚至推迟实施。 俞利文还说,同样身为砂拉越人的首相署国会及法律事务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亦承诺在施政100天的关键绩效指标方面,也会侧重于MA63事项。 他表示,如果新政府真有诚意,首要事项就是将希盟时期完成的MA63特委会报告在官方机密法令下被销密并移除在外,同时将MA63检讨报告公诸于众。 在希盟时期,有关特委会在MA63的21项检讨事项当中,有17项已取得共识。但是,自从国盟夺权后,国盟政府却将有关MA63最终检讨报告归为官方机密法令下被处理,拒绝将之公诸于众,甚至将之搁置。

不苟同朝野签署备忘录 人联只会无理取闹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表示,人联要求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态是否支持沙菲益任相无非就是无理取闹,也强调这是人联党企图转移自身拥抱巫统与伊斯兰党的视线。 副团长陈祥智指出,在前首相穆尤丁下台之后,在新首相人选的问题上,泛在野党拥有了10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而泛在野党也达成共识,即沙菲益以及安华都是首相人选,两者之间谁能获得更多额外支持,那么105票就归谁。这就表示了,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当时如果支持来自东马的沙菲益担任首相,那么今天就不会轮到沙比里担任首相。 “遗憾的是,砂政盟一再的为了自身的利益而选择背叛人民的意愿,宁愿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站在一起也不愿意看到东马人担任首相,同时也壮大了伊斯兰党而导致伊斯兰党一再的发表以及试图实施宗教与种族极端的政策。” 由此可见,人联党在这个时间点挑起这个课题实际上是想企图淡化砂政盟支持极端政府的事实,同时也想借机分化泛在野党的友好关系。此外,社青团也对于人联党不苟同政府与希盟签署“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CSRA) 而感到失望;他强调,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国家迈向成熟民主制度的一大步,朝野签署备忘录创造崭新的政治气候,也是历史性的一刻。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合作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以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 而他认为,人联党对于希盟与沙比里政府签署备忘录的不苟同,这是否表示了人联党不支持所签署备忘录当中所提出的改革?又或者是不愿意看到朝野携手签署了备忘录之后所看到的历史新篇章? 备忘录当中的改革包括了行政改革、国会改革、确保司法独立、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加强2019冠病抗疫计划。签署备忘录主要是携手专注经济和抗疫工作,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抛开歧见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好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但遗憾的是,这似乎是人联党所不愿意看到的。

国盟宣布成立砂国盟联委会 企图合理化砂政盟拥抱伊党的事实?

针对国盟宣布并议决成立一个由土团党和伊斯兰党(PAS)组成的砂国盟联委会,以协助砂政盟“服务”人民一事,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表示这完全只是在给砂政盟拥抱伊斯兰党和二度拥护伊斯兰党入主布城定下了合理论调。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表示,砂政盟曾经表示该联盟并未加入新成立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只是维持友好政党的关系。但事实上让人民看到的是,砂政盟对于伊斯兰党似乎过度“友好”,甚至就连伊斯兰党被砂政盟送进联邦之后所发表的种族与宗教极端的言论,砂政盟没有出言谴责,任其放肆,甚至还要以“砂拉越不一样”为借口去忽悠砂拉越人民。 如今伊斯兰党与土团党所组成的砂国盟联委会,正是伊斯兰党涉足砂拉越的第一步,遗憾的是,砂政盟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忽视了伊党入阁后给全马甚至砂拉越所带来的的影响。他举例,砂拉越基督徒吉尔爱尔兰( Jill Ireland Lawrence Bill )挑战禁用“阿拉”字眼一案,经过13年的司法斗争虽然获胜。但遗憾的是,即便高庭已做出了标杆性判罚,身处内阁的砂盟仍旧支持国盟政府对该案件提出上诉,出卖砂拉越的同胞。 除此之外,伊斯兰党一再发表种族和宗教极端言论,包括呼吁政府废除多源流学校、发表“圣经被扭曲”的言论、禁酒令再到,再到近期的草拟管制非伊斯兰宗教法案的草拟等等,这都是蓄意挑起种族和宗教情绪。

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7地主获得地契 杨薇讳:苦等30年终于圆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透露,苦等了30年,土地局终于正式发出工业地契给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的7家工厂土地地主,圆了他们拥有地契之梦。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今早率领4家工厂地主前往土地局领取相关地契。 对此,这些地主们非常感谢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的协助,因为有后者的积极跟进与争取下,他们才能够如愿获得地契。 地主们表示,他们会在目前的民达华菜巴刹毗邻地段,是因为在30年前,砂州政府把他们从原本的毕打拿地段驱赶,当时也只为他们发出临时地契(TOL)。由于没有正式的地契,导致他们在土地产权上没有获得法律的保障,也促使他们无法在生意上进行策划与扩充,更不能向银行做出贷款。 “其实,针对这些问题,地主们过去都有向人联党寻求协助,可是却没有任何下文,就算地主们有向人联党做出跟进,事情也不了了之。“

58年进步微乎其微 砂拉越需要真正为民服务的政府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黄拔明指出,砂人联党/砂政盟统治砂拉越已58年之久。這些年來,如与其他州或其他邻近国家相比,我們取得的進步微乎其微。这些邻近的国家包括新加坡、南韩、越南或泰国. “我们不明白,当我们砂拉越落后其他州這麼多时,為什麼我们的州议员还呼吁我们支持现任的政府! 现在我们在泗里街或在全砂拉越几乎無就业机会,況且每年砂拉越有幾千人大学毕业。可是,我们的就业机会却保持一样.我們不要停留現狀,我們要一個真正為人民服務的政府。 看看我们的周围,不少的儿女都在外地,如西马或海外工作。如果他们在那裡能夠挣取很多钱來支持父母,那是非常欣慰的。可是大多数却难以支持他们自己。 就是因为得到的砂人联党/砂政盟的支持,拿督沙必里耶谷才能成为后门政府的首相.现任的政府是受到伊斯兰党/巫统所控制的 .现在伊斯兰要修改宪法及要大马成为回教国,提呈在大马的“控制及限制非伊斯兰教的发展”草案.我们能给予支持吗?这是州议员所谓的政治稳定吗? 此外,成千的华文教师被调派到沙巴及西马执教,甚至一些已超过10年之久而无法返回砂拉越执教.

联邦企图继续打压大马女性地位 砂政盟拥10内阁成员仍支持上诉让民失望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政府应该尊重高庭的裁决,大马籍女子即便在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而政府迟迟不撤回上诉的做法,真叫人失望。 高庭于9月9日裁决,允许大马籍女子与外籍配偶所生的孩子,可自动获得大马国籍,周长佑认为,这也证明了我国在承认性别平等方面,更迈进了一大步,惟,如今却“卡”在总检察署的上诉,让整件事彷佛都回归原点。 公民权议题一直缠绕着我国的许许多多家庭,其中也衍生不少问题,有些一等就是十年载,甚至更久,已让人有种“取得公民是可遇不可求的”的感觉。今天,这件事再次在高庭掀起和裁决,甚至还出现部长所谓“国安”、“争取时间”的理由,数十年来也都是停留在重复又重复的承诺。他表示,政府如果不赞同大马籍女子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那就要设法修宪解决问题,而非一拖再拖。 本身在处理一些民众的公民权问题也同样经历了,申请的手续须经过繁文缛节,有时候就连等待一个签名,就是数年,即便递出多少公函也无济于事。不可否认,申请公民权须有一定的手续和过程,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都并非如指定的条规般,而是现有繁杂程序已出现不公平且不成比例的负担。 也因此,周长佑不赞同内政部长所言的“海外产子获公民权须修宪”甚至“争取时间”的言论,因为高庭的裁决已足以成为修宪的原因,理应立即生效。 “这些大马籍母亲和孩子们正经历着痛苦,甚至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他们的无助。每个孩子都由伟大母亲生,允许自动获公民权的对象不能只供予父亲,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及错误的,更带着性别歧视,同时也已违反联邦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