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对联邦为B40提供新冠看护包表示欢迎 砂政府应接手分发并加大受惠群体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兼柏拉旺议员黄培根对于联邦政府表示将为B40提供新冠看护包的决定表示欢迎,惟砂拉越州政府应接手看护包的分发并加大此计划的受惠群体,尤其是被指示进行居家隔离的确诊者。 “我们多次要求砂拉越州政府率先为民众提供新冠自助检验盒、血氧仪、温度计等的仪器以确保民众就算在家中进行隔离也可随时为家人进行检验。虽然砂拉越州政府并没听取我们的建议,但是我们可以看到联邦政府已表示将为B40 家庭提供这些仪器。” 黄培根表示,砂拉越州政府应马上接手这项计划,因为砂拉越的人民并无法一直等待联邦政府分发。 “但是州政府必须主动接手这项计划的派发。砂拉越目前疫情严重,昨日更是有20人不幸染疫离世。州政府却又决定只为有症状者进行检验,更让大部分无症状的民众进行居家隔离。而砂拉越仍有许多送院前死亡病例,这些都是因为无法早期诊断和治疗所失去的性命。沉桂贤也指出,在前天的10宗死亡病例中,就有7宗属于送院前死亡。这已足够彰显出为民众提供检验的重要性。” “砂拉越州政府必须马上接手分发这些仪器,因为人民无法一直等待联邦政府。若一切物品的分发和运输必须经过联邦政府,繁缛的政府程序、物流运输、甚至是有可能马来西亚半岛的货品短缺等问题都会延迟仪器的派发。有许多砂拉越的民众至今甚至还没有收到联邦政府去年所承诺派发的口罩,而砂拉越人民不能继续这样等下去。” 他指出,若砂拉越政府接手看护包的分发,即可善用砂拉越内现有的货品,更重要的是可以确保民众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收到这些仪器。

卫生部长回复黄灵彪国会提问 为何施打疫苗后疫情依然攀高

泗里街区国会议员黄灵彪,在第14届国会第4季第1次会议上,询问卫生部部长凯里,解释为何施打两剂疫苗后,冠病确诊数据还是很高. 卫生部部长凯里答覆如下: 1)出现新的变种病毒,如德尔塔(Delta)更快速传播,传染指数极高。根据疾病控制预防中心(CDC),德尔塔变种病毒比一般病毒传播率高二倍。疾病控制预防中心( CDC)也指出,德尔塔可传染已经接种二挤.,剂疫苗的人士(突破性感染),也可快速传播。 2)接种二剂疫苗后,需要几个星期形成抗体,对冠病病毒形成反应。所以,已经接种了二剂在抗体未形成期间,还是容易被传染。 3)冠病病毒将持续在社群一段时间,我们必须适应这个新常态。因此,我们开始从播报每日数据,改进至注重其他指标,包括医疗设施的使用率,加护病房病床的使用率,呼吸设备的使用率和医院的容量。

58年进步微乎其微 砂拉越需要真正为民服务的政府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黄拔明指出,砂人联党/砂政盟统治砂拉越已58年之久。這些年來,如与其他州或其他邻近国家相比,我們取得的進步微乎其微。这些邻近的国家包括新加坡、南韩、越南或泰国. “我们不明白,当我们砂拉越落后其他州這麼多时,為什麼我们的州议员还呼吁我们支持现任的政府! 现在我们在泗里街或在全砂拉越几乎無就业机会,況且每年砂拉越有幾千人大学毕业。可是,我们的就业机会却保持一样.我們不要停留現狀,我們要一個真正為人民服務的政府。 看看我们的周围,不少的儿女都在外地,如西马或海外工作。如果他们在那裡能夠挣取很多钱來支持父母,那是非常欣慰的。可是大多数却难以支持他们自己。 就是因为得到的砂人联党/砂政盟的支持,拿督沙必里耶谷才能成为后门政府的首相.现任的政府是受到伊斯兰党/巫统所控制的 .现在伊斯兰要修改宪法及要大马成为回教国,提呈在大马的“控制及限制非伊斯兰教的发展”草案.我们能给予支持吗?这是州议员所谓的政治稳定吗? 此外,成千的华文教师被调派到沙巴及西马执教,甚至一些已超过10年之久而无法返回砂拉越执教.

国盟宣布成立砂国盟联委会 企图合理化砂政盟拥抱伊党的事实?

针对国盟宣布并议决成立一个由土团党和伊斯兰党(PAS)组成的砂国盟联委会,以协助砂政盟“服务”人民一事,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表示这完全只是在给砂政盟拥抱伊斯兰党和二度拥护伊斯兰党入主布城定下了合理论调。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表示,砂政盟曾经表示该联盟并未加入新成立的“国民联盟”(Perikatan Nasional),只是维持友好政党的关系。但事实上让人民看到的是,砂政盟对于伊斯兰党似乎过度“友好”,甚至就连伊斯兰党被砂政盟送进联邦之后所发表的种族与宗教极端的言论,砂政盟没有出言谴责,任其放肆,甚至还要以“砂拉越不一样”为借口去忽悠砂拉越人民。 如今伊斯兰党与土团党所组成的砂国盟联委会,正是伊斯兰党涉足砂拉越的第一步,遗憾的是,砂政盟为了自身的利益而忽视了伊党入阁后给全马甚至砂拉越所带来的的影响。他举例,砂拉越基督徒吉尔爱尔兰( Jill Ireland Lawrence Bill )挑战禁用“阿拉”字眼一案,经过13年的司法斗争虽然获胜。但遗憾的是,即便高庭已做出了标杆性判罚,身处内阁的砂盟仍旧支持国盟政府对该案件提出上诉,出卖砂拉越的同胞。 除此之外,伊斯兰党一再发表种族和宗教极端言论,包括呼吁政府废除多源流学校、发表“圣经被扭曲”的言论、禁酒令再到,再到近期的草拟管制非伊斯兰宗教法案的草拟等等,这都是蓄意挑起种族和宗教情绪。

联邦企图继续打压大马女性地位 砂政盟拥10内阁成员仍支持上诉让民失望

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指出,政府应该尊重高庭的裁决,大马籍女子即便在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而政府迟迟不撤回上诉的做法,真叫人失望。 高庭于9月9日裁决,允许大马籍女子与外籍配偶所生的孩子,可自动获得大马国籍,周长佑认为,这也证明了我国在承认性别平等方面,更迈进了一大步,惟,如今却“卡”在总检察署的上诉,让整件事彷佛都回归原点。 公民权议题一直缠绕着我国的许许多多家庭,其中也衍生不少问题,有些一等就是十年载,甚至更久,已让人有种“取得公民是可遇不可求的”的感觉。今天,这件事再次在高庭掀起和裁决,甚至还出现部长所谓“国安”、“争取时间”的理由,数十年来也都是停留在重复又重复的承诺。他表示,政府如果不赞同大马籍女子海外产子将自动获公民权,那就要设法修宪解决问题,而非一拖再拖。 本身在处理一些民众的公民权问题也同样经历了,申请的手续须经过繁文缛节,有时候就连等待一个签名,就是数年,即便递出多少公函也无济于事。不可否认,申请公民权须有一定的手续和过程,但最终得到的结果往往不尽人意,都并非如指定的条规般,而是现有繁杂程序已出现不公平且不成比例的负担。 也因此,周长佑不赞同内政部长所言的“海外产子获公民权须修宪”甚至“争取时间”的言论,因为高庭的裁决已足以成为修宪的原因,理应立即生效。 “这些大马籍母亲和孩子们正经历着痛苦,甚至无法用言语去形容他们的无助。每个孩子都由伟大母亲生,允许自动获公民权的对象不能只供予父亲,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及错误的,更带着性别歧视,同时也已违反联邦宪法。”

确诊数据出入突显抗疫欠缺沟通 与其遮遮掩掩不如坦荡将数字展现

砂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表示,就2021年9月21日卫生部与砂灾委所公布砂拉越确诊人数出现出入一事突显出彼此间存在着沟通不良的问题。 针对日前(9月21日)卫生部发布的数据,砂拉越确诊人数为3732,而随后砂灾委公布的数据则为3724,这间中足足少了8宗病例。让人费解的是古晋南市市长在转发砂灾委数据图的同时,自己却另领公布了全砂确诊3734与砂灾委和卫生部的数据更是令人感觉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 对此,人民纷纷提出质疑,为什么同属一天的数据经三方报道能产生出三个不同的数字组合? “前后仅差半小时公布的数据,砂灾委、卫生部与南市市长黄鸿圣所公布的数字却截然不同,这不禁让人怀疑,砂灾委与卫生部是否互不咬弦?如果是的话,那么砂拉越人民还能期望砂灾委与卫生部对抗严重的疫情吗?” 陈展鹏说,人民所质疑的不仅仅是欠缺沟通,同时也有人质疑砂灾委或卫生局对于确诊人数有所隐瞒?他指出,这看似小失误,但在民众眼里必然对国内的一切疫情数据再无信任可言。先是砂灾委摘除了重症病患数据,再到昨天的确诊数据偏差,终归还是透明度不足。 同时,他也强调,虽说政府抗疫方针如今不再看重单日确诊数据,但是为了挽回民众对联邦与地方政府的抗疫信心,卫生局和砂灾委皆有必要为确诊数据偏差做出澄清。否则,从慕尤丁时代已被民众认定为抗疫失败的政府标签不会那么轻易从如今的联邦政府身上摘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