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9月 25, 2021

更多新闻

教育部断然宣布10月复课 黄拔明轰罔顾学生性命安危

民主行动党里街支部副主席黄拔明评击教育部部长拿督莫哈未拉兹昔丁,不顾学生性命的死活,坦然宣布10月3日为开课日. 他说,当疫情严重时,对砂拉越来说,冒冒然宣布10月3日为开课日是存有稳犯的和不明智的.在过去一周,砂拉越的確诊病例是全国最高的州属. 学校的重开,应以地区的疫情严重性而異.试想一想,砂拉越疫情目前每天达3000多例確诊,而且多数是“Delta'病毒.如果,不幸在校园里流转"Delta'病毒,其后果不堪设想.一旦爆发,将使人措手不及,一发不可收搭,远水救不了近火. 最令人感到担忧是许多家长不放心让孩子上课,怕孩子感染到病毒,亦不放心送孩子上课,造成许多孩子旷课. 另外,小学生尚未接种疫苗. 黄拨明呼吁教育部部长拿督莫哈末拉兹吉丁再三考虑开课日期,尤其是砂拉越,以朿学生的安全起见及生命安全的保障.

不苟同朝野签署备忘录 人联只会无理取闹

砂行动党古晋社青团今日发表文告表示,人联要求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表态是否支持沙菲益任相无非就是无理取闹,也强调这是人联党企图转移自身拥抱巫统与伊斯兰党的视线。 副团长陈祥智指出,在前首相穆尤丁下台之后,在新首相人选的问题上,泛在野党拥有了105位国会议员的支持,而泛在野党也达成共识,即沙菲益以及安华都是首相人选,两者之间谁能获得更多额外支持,那么105票就归谁。这就表示了,身为“造王者”的砂政盟当时如果支持来自东马的沙菲益担任首相,那么今天就不会轮到沙比里担任首相。 “遗憾的是,砂政盟一再的为了自身的利益而选择背叛人民的意愿,宁愿与巫统以及伊斯兰党站在一起也不愿意看到东马人担任首相,同时也壮大了伊斯兰党而导致伊斯兰党一再的发表以及试图实施宗教与种族极端的政策。” 由此可见,人联党在这个时间点挑起这个课题实际上是想企图淡化砂政盟支持极端政府的事实,同时也想借机分化泛在野党的友好关系。此外,社青团也对于人联党不苟同政府与希盟签署“信任、供应、改革谅解备忘录”(CSRA) 而感到失望;他强调,这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是国家迈向成熟民主制度的一大步,朝野签署备忘录创造崭新的政治气候,也是历史性的一刻。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合作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以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 而他认为,人联党对于希盟与沙比里政府签署备忘录的不苟同,这是否表示了人联党不支持所签署备忘录当中所提出的改革?又或者是不愿意看到朝野携手签署了备忘录之后所看到的历史新篇章? 备忘录当中的改革包括了行政改革、国会改革、确保司法独立、1963年马来西亚协议(MA63)、加强2019冠病抗疫计划。签署备忘录主要是携手专注经济和抗疫工作,在这疫情的泥沼中,朝野抛开歧见打开了新的政治格局,是为了拯救人民的生计和加速恢复经济,好让大家可以尽早回到日常生活。但遗憾的是,这似乎是人联党所不愿意看到的。

无视民众病情高压追讨余款 张健仁助民申请庭令阻断电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今午通过云端方式召开记者招待会,严厉谴责砂电力局以高压且冷血的手段向民众追讨余款。 张健仁日前接获屋主张女士及家人的投訴,针对砂电力局向其收取高达3万4千令吉的款项,随后张女士在无奈之下唯有向行动党寻求帮助。 也是实旦宾区国会议员的张健仁说,根据张女士所提供的资料,砂电力局分别在2011年、2013年与2015年在未通知屋主的情况下三度更换张女士住家电表。然,事后电力局在2016年才向张女士发来通知称所更换的电表经检查出现损坏痕迹。向张女士追讨一笔4万3千令吉的款项。 “当时张女士通过律师在几经商讨下,双方同意以一笔Rm9090.60与砂电力局一笔勾销。但历经两年后,砂电力局却在2019年又发了一封通知信给张女士告知对方还有拖欠电力局3万4千令吉。” 张健仁指出,事主于收到第二封通知后深觉愤愤不平,并向他请求协助。但砂电力局却一意孤行并在今年9月中旬发出最后通牒强迫屋主必须于9月25日前缴清余款否则将切断电源。有鉴于砂电力局出尔反尔有违当时一笔勾销的决策。张女士最终决定入禀法庭由法定裁决屋主是否需要缴付余下款项。 张健仁也提到,在张女士决定入禀法庭后,便致函砂电力局,表明屋主如今需要医疗仪器来协助处理她的身体状况,要求砂电力局在法庭作出裁决之前撤销9月25日前必须缴清余款否则断电的决定。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电力局却以极度嚣张与强硬的态度回函,并阐明除非得到庭令否则断电行动势在必行。

古晋砂体育馆冠病评估中心人潮多 杨薇讳冀政府开设更多冠病评估中心

民主行动党朋岭区州议员杨薇讳希望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及卫生部认真看待古晋砂体育馆冠病评估中心的人潮众多问题。 与此同时,政府有必要开设更多冠病评估中心,分散确诊者,同时也应简化有关程序,避免人潮集聚在同一个地方,进而减低感染病毒的风险。 她指出,随着Delta变种病毒肆虐,砂拉越确诊病例出现激增,尤其是古晋,单日确诊人数水平超高,也因此越来越多居住在古晋的确诊者被指示前往古晋砂体育馆的冠病评估中心进行临床检测,导致该中心人潮倍增,无形中提高危险性。 “据了解,目前只有古晋砂体育馆的冠病评估中心设有评估服务,除了对确诊者进行评估外,还设有领取检疫令(Quarantine Order)及剪隔离手环等。 ” 她说,以往确诊者只需在南市民众会堂的冠病一站式中心检测,然后领取检疫令和隔离手环即可,不过如今在南市民众会堂进行上述程序后,还需要再一次前往体育馆的评估中心进行评估及进行临床检测,有着多一道程序。

确保民众在更安全环境下投票 俞利文吁选委会积极推动选举改革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强调,疫情依旧严峻,无论是州选举或全国大选,现阶段根本不是举行选举的时机。 他指出,沙巴于去年举行州选举引发第三波疫情爆发是前车之鉴,说明了在疫情期间举行选举将是灾难性的,病毒更不会因为选举而告假。 他说,虽然我国今年将实现更高的疫苗接种覆盖率,包括在砂拉越。但是疫苗并非“万灵丹”,尤其现在随着Delta变种病毒肆虐,可以看到疫苗并不足以抑制病毒的传播。 因此,俞利文在国会已向部长提出提问,询及选委会是否积极进行改革,包括将邮寄投票扩大至弱势群体,以及在外州工作或求学的沙巴和砂州游子。 他补充,对于那些居住在外州的选民而言,邮寄投票不但方便他们无需返乡投票,也可以避免像沙巴州选举而导致疫情加剧。 然而,根据部长给予的答复,政府非但无意实施相关选举改革,以为外州或外地的选民提供安全的投票环境,政府甚至还建议选民将原本的投票地址更改为现居住址。

抽离加护病房和插管病患数据 砂灾委企图制造疫情不严重假象?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不满砂救灾委员会把医院加护病房和插管的冠病病患总人数资料在每日报告中抽走。 林财耀说现在的报告只报道每日确诊人数及他们病症的严重性。这数据无法反映多少病患在接下来的几天有多少恶化。 林财耀表示没有加护病房的冠病人数和需要插管的病患每日的总数据,他无法跟进疫情重症人数是否有加剧。 "砂救灾委员会是否有意图的把一些数据隐瞒,来制造疫情已经不严重的假象。" 林财耀说这相关数据从几天前就开始被抽掉。而在这之前,该数据已经有开始上升的迹象。他不排除砂救灾委员会想制造冠病已经不严重的假象,并在数据上隐瞒了一些讯息。 诗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要求砂救灾委员会给于解释,为什么该重要的数据会被抽掉。他也要求砂救灾委员会恢复展示该数据,让民众了解加护病房和需要插管人数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