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2022财案对沙砂拨款严重失衡 希盟与财政部正式会面表达欲增加拨款数额

詩巫国会议员林财耀表示,因为强烈不满财政部给予砂拉越及沙巴的2022年财政预算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11 月17 日与财政部正式会面,强烈反对并坚持要增加拨款的数额,财政部最终同意为沙巴和砂拉越增加 5 亿,在 2022 年预算案的发展支出项目下,砂沙两州各获得 2.5 亿令吉的拨款。 他说,由于砂拉越及沙巴的拨款不成比例,希盟于会议上向财政部表达对财政预算细节的强烈不满。 希盟要求财政部在2022年的预算中,增加砂拉越及沙巴的发展支出。沙巴和砂拉越的拨款分别为52亿和46亿。 林财耀表示,在这场会议上,希盟强烈反对不成比例地拨款给沙巴和砂拉越,并坚持要增加拨款,否则希盟将无法让预算获得通过。希盟也在会议上,要求增加一些负责监督政府行政运作部门的拨款,以监督政府行政的问责制和透明度,这被视为行政改革重要的一部份。

通货膨胀连锁反应猪肉三连涨蔬菜也起价 林财耀:贸消部长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说道,猪肉12月1日开始每公斤生猪起价1令吉,这是2020年11月至今的第3次起价;蔬菜12月开始也会涨价,这两项最重要的日常食物的起价,将会引起许多食物酝酿起价的连锁效应,尤其是饮食业及猪肉产品等。经过疫情重击洗礼的老百姓,收入减少甚至失业,此时日常重要食物再来起价,无疑是百上加斤的生活压力。 他表示,砂政盟GPS的贸消部部长亚历山大却在怪罪商家趁机起价,尤其佳节将至期间。其实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造成许多商品的原料起价,因而演变成通货膨胀的市场连锁反应。 他建议政府应该要有智慧来洞察事情的发生根本原因,采取有效的解决方案来缓和通货膨胀的速度与幅度。市场上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直接造成许多原料起价,并且起着连锁反应。政府应该针对根本问题来对症下药,缓和运输费的涨价,或推行暂时性的津贴方案。 他说,政府目前已经在实行油棕暴利税,明年还会向那些年赚一亿净利的公司提高征收“富人税”,他建议政府善用所收取的税收来进行针对性津贴,达到抑制百货上涨的问题。因为目前百物涨价是因为运输费用提高,所以政府应该利用税收来津贴运输费或津贴原料,而不该像GPS贸消部部长所说的那样,只一昧地怪罪商家起价,而不去了解通货膨胀的源头。 他说道,马币疲弱的原因,除了全球的经济因为疫情造成衰弱之外,马来西亚政治局势不稳定,政治青蛙文化造成3年换了3个首相的政局动荡,也让外资望而却步,这些都是目前的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

砂政盟缺适当管理 通货膨胀苦了人民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 N45 芦勃区准候选人黄拔明指出,泗里街的生活费越来越高.但是他们的收入却保持不变或越来越少. 他说,两天前,干拌面涨50仙一盘;猪肉每公斤起了10巴仙或涨2令吉;肥料从过去的每100公斤,低过100令吉涨至目前的每100 公斤170令吉. 砂政盟或属下砂人联党有察觉到人民在痛苦中生活,他们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如果,人民的收入没有增加,他们不是活在贫困水平之下.他们愿意看到此事发生吗? 导致物价高涨的原因是令吉价值的下滑.兑换率对其他主要国家低,包括美元、新币、人民币及其他国家的兑换率.

百物上涨已明显将百姓压得透不过气 周长佑抨政府不知民間疾苦

百物上涨的涨风已明显将百姓开始压得透不过气,行动党民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在面对世界通膨走势的同时,我国也必须在管理货币值上恰到好处,否则最后受苦的还是人民。 周长佑于今日指出,我国人民承受着的通膨如今已涵盖各大领域,所有与衣食住行相关的都受牵连,然而政府却不知民间疾苦,甚至拖到10月尾才发表“必需品价格稳定,鸡肉和鸡蛋没涨价”等消息以安民心,惟大家所面对的事实却是百物依然不断上涨,甚至鸡蛋也已在一个月内调涨了两次。 过去,当砂政盟在野时,动辄拿物价上涨议题攻击希盟;如今交换了身份,砂政盟对其过去挂在口边的大事却傲慢以对,完全不在乎民众感受,也拿不出有效对策,这除了“失能”二字,没有别的形容。 “从最开始的食品涨价到五金及建筑材料,如今更牵连到面包、蔬菜水果等,甚至是轮胎、运输也跟着受影响,这些涨幅都是十分惊人的,当中还没包括接下来若国际油价大涨导致输入性通膨,将出现多一层的物价涨风。” 他说,政府总是将通膨问题归到其他事如国际问题、原料涨价问题,而如此的行为是要不得的,政府有职责确保市场上的食品和物品价格的稳定性,而非当作个案去处理问题,如听闻鸡肉要调涨才压制,如此治标不治本的方法都只是在酝酿再一波的涨价潮。

让砂民都能履行公民权利 砂看守政府应把投票日列为公假

砂拉越第十二届选举将落在12月6日(星期一),提前投票落在12月14日(星期二),至于投票日则落在12月18日(星期六),竞选期为12天。而根据选委会的选民手册,共有125万2014名合格选民。其中,122万8858名普通选民、1万2585人是军人和家属、警察和家属则有1万零458人;至于113人是身在外国的合格选民。 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促请砂拉越看守政府把选举日,即是12月18日(星期六)列为公共假期。让砂拉越子民能履行他们的公民权利。砂拉越看守政府可以参考1951年公共假期法令第9(1)条文,,做出决定。许溧根说,投票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和义务,他相信砂拉越子民都清楚知道自己的责任。他呼吁看守政府尽快做出决定,让雇主和员工能尽早完成工作和业务上的安排。可以预见,这次的「冠病选举」见面临前所未有的低投票率,也因为各种防疫措施,投票过程一定不容易。许溧根表示政府更应该把投票日设为公共假期,让更多人有充裕的时间投票。 许溧根同时也恳求私人界和各大企业,弹性处理投票日员工的工作铺排。他说,这次的选举将有许多「自愿性」的选举义工参与选举计票,监票等等工作,希望雇主能斟酌处理。虽然没有任何法令阐明雇主必须给予员工假期,可是基于民主精神,他希望大家都能互相尊重与体谅。他希望到时大家都能踊跃出来投下神圣,民主的一票。

指责火箭企图掠夺砂资源 陈展鹏:人联党做贼喊捉贼

“卖砂党高喊他人掠夺砂资源,这分明就是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指出,日前,砂行动党元老通过文告揭露了不为年轻的砂人民所知的“人联黑历史”。同时也道出了砂行动党之所以能成立且扎根砂拉越,正是因为人联党的贪慕虚荣,从70年代本做为砂拉越在野阵营的人联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果断投身国阵霸权的大熔炉中。 “这促使砂拉越在一段时间内属于议会一言堂,毫无制衡可言。砂拉越沦为13州之一不正是他们一言堂的手笔吗?签署丧权还要赔款,把砂拉越石油给赔出去。” 人联党处在砂政府,完全知晓石油税因何胎死腹中。他们不敢告诉民众,他们不愿意签署希盟的献议,以致使石油税不见着落。随后更无耻的来一招狸猫换太子,试图更换概念把20%石油税说成是希盟不愿意兑现。 他直言,以人联这卖砂党来跟民众说行动党准备掠夺砂资源简直就是可笑之至。除非人联党都是睁眼瞎和厚颜无耻之辈,否则绝说不出这般丢人现眼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