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成立航空公司涉足商业领域非首要任务 陈国彬:政府应先搞好经济环境

砂行动党前实旦宾国会议员陈国彬表示,政府与其设立新的航空公司,更应专注于协助企业的成长和创造有利与繁荣的环境。 “成立公司涉足商业领域并不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政府反而需要确保公务员能够无缝且有效地发挥他们的角色,而不会成为其中的绊脚石,尤其是在现金处于经济复苏时期,给企业带来困难。他说,这是迫切需要加紧努力的,当这些关键要素得到解决时,包括本地和外国航空公司都将涌入,从而提供战略性的连接。 “在疫情爆发之前,外国航空公司减少航班的主因是因为本地的旅游业和配套基础设施缺乏吸引力。” 他举例称,即使在首府古晋周遭也缺乏便利的公共交通。如果不是电召车行业横空出世,那么情况将会更糟。

别让学府沦为官方喉舌 郑方仁:廉中董事长应自重

砂民主行动党卑尔骚支部副主席郑方仁今日促请廉律中学联合董事长拿督斯里刘久健自重,别再公器私用,肉麻的话可以留在私底下说。 郑方仁指出,学府乃培养人才,教育国家未来主人翁的神圣场所,不应该成为政党喉舌。 郑方仁表示,刘久健在募捐活动公开呼吁人民支持人联党,已经公然玷污神圣的教育殿堂。堂堂董事长为了利益而冲昏头脑,食相实在是丑陋! 郑方仁还提到,希盟执政时,开始制度化拨款全国独中,数目高达1500万,是史无前例的。由于希盟的强大和制度化拨款,抛砖引玉,如今社会各界也开始对独中教育逐渐关注起来。虽然如此,可是希盟以至行动党也从来不敢居功,毕竟维护华教,扶持国家教育,匹夫有责。 鄭方仁說,獨中教育一路以來依靠大家的扶持方能茁壯發展。如今在砂拉越選舉前哨,劉某竟然公然放話,公器私用,在學校的官方活動中為執政喊話,搖尾乞憐,難道真的是被利益沖昏了頭腦嗎?這種別出心裁的肉麻拉票活動,執政黨候選人難道也不覺得難為情嗎?

通货膨胀连锁反应猪肉三连涨蔬菜也起价 林财耀:贸消部长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说道,猪肉12月1日开始每公斤生猪起价1令吉,这是2020年11月至今的第3次起价;蔬菜12月开始也会涨价,这两项最重要的日常食物的起价,将会引起许多食物酝酿起价的连锁效应,尤其是饮食业及猪肉产品等。经过疫情重击洗礼的老百姓,收入减少甚至失业,此时日常重要食物再来起价,无疑是百上加斤的生活压力。 他表示,砂政盟GPS的贸消部部长亚历山大却在怪罪商家趁机起价,尤其佳节将至期间。其实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造成许多商品的原料起价,因而演变成通货膨胀的市场连锁反应。 他建议政府应该要有智慧来洞察事情的发生根本原因,采取有效的解决方案来缓和通货膨胀的速度与幅度。市场上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直接造成许多原料起价,并且起着连锁反应。政府应该针对根本问题来对症下药,缓和运输费的涨价,或推行暂时性的津贴方案。 他说,政府目前已经在实行油棕暴利税,明年还会向那些年赚一亿净利的公司提高征收“富人税”,他建议政府善用所收取的税收来进行针对性津贴,达到抑制百货上涨的问题。因为目前百物涨价是因为运输费用提高,所以政府应该利用税收来津贴运输费或津贴原料,而不该像GPS贸消部部长所说的那样,只一昧地怪罪商家起价,而不去了解通货膨胀的源头。 他说道,马币疲弱的原因,除了全球的经济因为疫情造成衰弱之外,马来西亚政治局势不稳定,政治青蛙文化造成3年换了3个首相的政局动荡,也让外资望而却步,这些都是目前的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

建立自家精品航空属高额投资 经营不善恐给砂拉越带来巨大成本冲击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经营航空事业并非易事,若无法持续经营甚至将给砂拉越带来巨大的经济成本。因此,他劝请砂首长阿邦佐哈利应放弃建立砂拉越自家航空公司的想法。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表示,与其建立自家航空公司,砂政府可考虑与现有国营和私营的航空公司合作,通过提供奖掖或津贴方式来改善现有的衔接航线,尤其提升砂拉越境内航线衔接,而非接管整个航空公司。 他强调,营运航空公司毕竟是需要高额投资、高成本、以及高水平的专业知识和经验,长期下来未必有利可图。 针对砂首长阿邦佐哈利今日在公开活动上宣布若在此次砂选举中保住政权,砂政府将计划建立自家的“精品航空”(boutique airline)的说法,意味了阿邦佐哈里似乎对“形象决策”甚比“商业决策”更感兴趣,这是非常危险的,甚至可能对砂拉越的未来经济造成一定的冲击影响。 无可否认,婆罗洲在航线衔接方面绝对需要得到改善,砂政府其实可以透过与其他旅游枢纽城市连接,如新加坡、吉隆坡、雅加达、曼谷和香港等,促进砂拉越旅游业发展,而不是涉足航空业。

科兴加强剂选择政策上后知后觉 杨薇讳批砂政盟让砂子民深感失望

行动党朋岭区原任议员杨薇讳指出,砂政盟(GPS)在防疫加强剂选择的政策上,对广大民意需求的後知後觉丶行动缓慢的态度,经让广大的砂拉越子民深感不安丶失望和愤怒。 “为了加强人民对新冠病毒,尤其Delta病毒的防护,GPS及当局应即刻提供科兴加强剂,并快速的替尚未注射加强针的广大民众接种。” 亦是砂拉越行动党组织秘书的杨薇讳说,随着第三针的推行,砂子民对科兴加强剂的选择,在短时间内就形成了强大的民意,然而,GPS却在这项防疫行动上,再次表现出反应迟纯的做法,置广大人民於危险之中。 她表示,自从Delta病毒入侵砂拉越,曝露了砂政府防疫政策与行动能力低下後,GPS和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显然采取了与联邦卫生部同步同调的做法,这包括人民对科兴加强剂的殷切需求,尽管在庞大民意的压力之下,砂拉越人民在今天仍未看到科兴加强剂。 杨薇讳指出,GPS无能力对抗变种病毒,在政策问题屡生之後,跟随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过度依赖联邦而忽视砂拉越广大子民对科兴加强剂急切的需要,充份凸显它对病毒威胁民众健康的事务漫不经心的态度。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