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VTL计划下 已完成接种疫苗者可往返新马两地 刘强燕:国民迎来回家曙光

于11月29日起,已完成接种冠病疫苗的旅客将可在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accinated Travel Lane,VTL )计划下,通过吉隆坡国际机场和新加坡樟宜机场以及通过新加坡 – 马来西亞陆关卡往返两地。在这计划下旅客除了须接受冠病检测之外,已经无需履行居家通知或隔离。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表示欢迎政府落实这项入境措施。 “这项计划为长年留在新加坡工作的我国国民迎来了回家的曙光,只要乘搭一趟飞机回国,不用担心居家隔离和年假不够的问题,惟,目前这项计划只限于新加坡樟宜机场和吉隆坡国际机场之间及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兀兰陆路关卡进出。” 对此,刘强燕国会议员也敦促政府也尽快落实新加坡和砂拉越机场之间的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以方便在新加坡工作的砂拉越人回乡。

没解决12月往返砂机票狂飙的问题 砂政府扼杀选民回砂投票意愿

砂行动党秘书林思健指出,12月从西马往返砂州的机票狂飙,这显示出砂政盟和人联的原任交通部长李景胜过去根本没有认真的看待和解决缠绕砂沙两地的高价机票问题,而砂原任首长则只沉浸在兴建更多机场或成立航空公司的梦中,这样根本没有捍卫砂人的权益。 林思健指出,投票是大马人的权益,所有选民可以依据本身的自由意愿投票,民选政府则应该坦然允许选民投票,不是让人看到如今这样设下重重关卡,包括机票的价格,让选民投票的成本百上加斤,这是让人极为愤怒的小动作,根本是不尊重选民。 砂政盟在本次一意孤行的快马加鞭为了避开18岁的民意,不顾疫情让砂人面对病毒威胁下的选举,卫生部长凯里也表明这样的期间根本不适合举行选举,也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这就是在打脸以阿邦佐为首执意要选举的砂政盟政府,意味着在这样瘟疫肆虐的大环境,无论是砂政盟抑或是人联是疼惜自己的权位,而不顾民众的生死。 “我们知道无论任何阵营担任政府都可能面对这个长期困扰砂沙人民的高价机票压力,特别是在佳节等特定时期,而希盟执政时期就主打在佳节期间提供特价机票,砂政盟则在问题闹大,来自民众的排山倒海的压力下,才半推半就的处理,这样的心态根本就是毫无诚意为民服务。” 如今选委会在公布投票日期后,期待返回家乡投票的选民却面临这样高价的机票,这证明砂政盟为其中一员的中央政府,在为难和意图阻拦要返乡投票的砂选民,同时更不解民间疾苦,砂政盟所谓本身可以捍卫砂拉越和砂拉越人的权益根本是虚伪,更是多次不攻自破。

国盟上台后减少给砂特别拨款 俞利文质问砂政盟为何默不作声?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质问砂政盟在《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下,拒绝逐年增加特别拨款予砂拉越的意图及策略。 俞利文补充,是项《联邦宪法》第112(D)条文修正法案,是在希盟执政时期致力争取下完成的,包括逐年增加砂拉越和沙巴的特别拨款。 惟,在国盟篡位后,国盟自2021年起减少给予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甚至把在希盟时期增加给砂拉越的特别拨款砍半。 俞利文说,财政部长披露鉴于目前沙巴和砂拉越政府正针对收益分享进行谈判,因此拒绝保留在希盟时期设下的高额支付。 此外,沙巴与砂拉越事务部长拿督麦西慕也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中透露,沙巴和砂拉越政府已要求有关特别委员会推迟审查特别拨款的会议。

不努力实践民主制度反以拨款要挟民众 砂政府已违反自由公平干净选举精神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表示,政府应该实行公平拨款给朝野政党的国州议员,以正确的做法来实现真正的民主,不该把政府拨款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这是违反自由、公平和干净的选举。 詹礼新表示,虽然反对党几十年来都控诉政府的这种做法,但是执政的政府从来没有改变他们的这种操作方式,这是马来西亚的不公不义,也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讽刺与悲哀。 他说,2018年509政党轮替,希盟政府本着反对党的选区也需要被拨款照顾的执政原则下,突破国阵政府60年来的作风,照样拨款给在野议员的选区,这是马来西亚的民主新突破。可惜一群青蛙与叛徒策动了喜来登政变,让民主回归到原点。 他说,政府拨款长期以来被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说辞无非就是那几句:在野议员是得不到政府的拨款,所以他们的选区就得不到发展;最经典的就是阿吉哥在詩巫拉让花园的集会上说的:I help you, you help me! 这句话在大选期间公开说出来,根本就是一句贿赂选票的话。

联邦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 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问题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指出,首相和联邦政府应从过往错误中吸取教训,正视并解决土著企业在能力建设和抗逆能力的核心问题,而非在购物商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参与固打制。 日前,首相宣布建议在各大商场和旅游景区等策略地点制定土著固打制,以提高土著经商或开店的参与率,甚至还指这乃符合“大马一家”概念。 首相还说,这是基于1970年制定的新经济政策(DEB),即增加土著社群参与经济而做出的决定。 俞利文表示,这是20年前修订的政策,政府应该从过去错误中汲取教训,若政府意识到已起不到作用,就必须检讨相关核心问题加以解决,确保所有马来西亚人共享繁荣。 他今日发文告说,首相应该清楚意识到这种“排外和保护主义”政策的失败,尤其在2015年吉隆坡刘蝶广场偷窃手机案引发扰乱事件下,进而催生“玛拉数码商场”计划的失败。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