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江峰年举砂政盟3大败笔: 执政不行 制衡不行 阻遏也不行

针对砂人联党中央助理宣教秘书罗克强日前在报章上对行动党冠上只会对人联党耍霸的莫名指控,砂行动党圣淘沙区准候选人江峰年表示,这显示了罗克强对政治时事完全脱节,与其他人活在不同的平行时空,同时他也举出砂政盟的3大败笔。 “当罗克强说,行动党执政不行﹑制衡不行﹑阻遏也不行时,突显出这一名“资深”州议员对政治完全不在状况。我善意提醒罗克强,日前希盟已经直洽联邦财政部,成功为砂拉越和沙巴在发展支出的多个项目争取逾5亿令吉的拨款,也是签署谅解备忘录后所带来的作用。” 首先,江峰年指出,砂政盟执政砂拉越58年,至今仍无法为砂拉越提供全面的水电供应,内陆地区的交通衔接仍属于落后国家的水准,完全突显“执政不行”的治理表现。 江峰年举出第二点,砂政盟面对其联邦盟友伊斯兰党的各种极端政策和措施,为了执政利益而选择明哲保身,沉默不语,才突显砂政盟和人联党是真正的“制衡不行”。伊党选择参与此次砂州选,更突显了砂政盟“制衡不行”。 “第三,对于长年附庸在国阵或如今砂政盟里头的人联党,面对土保党和巫统的各种滥权腐败,对国库上下其手,人联党不但没有遏止过这些盗贼,反而狼狈为奸,一起浑水摸鱼。他们执政时才是真正的“执政不行”,从不为国家或下一代着想,只是为自己的荷包裤带着想,也是完完全全的“遏止不行”。”

脱离人联乃出于原则而非破坏政治原则 张守江打破砂一党独霸的黑暗局面

针对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提醒张健仁,在全面拒接跳糟(拒绝跳槽)青蛙的同时,应先责问其父张守江背叛人联跳槽行动党,行动党元老沈瑶瑟表示欣慰拿督斯里黄顺舸相信张守江脱离人联党纯粹是出于原则问题,不破坏政治原则。 1978年守江脱离人联党,为砂拉越人民带来的好处: 打破砂拉越州议会被一党独霸,民声消失的黑暗局面,开始有人监督政府的财政,如何使用人民的血汗钱,有在野党巡视各选区,了解人民对各种基建如道路桥梁,水电的需求是否得到政府应有的照顾,把人民的心声带进议会提出辩论。为砂拉越民主举步。如此的结局,是该赞扬,还是该谴责,人民自有定论,岂能与这些唯利是图叛党的青蛙相提并论。 如今的青蛙跳来跳去,更有的在同一个政党跳进跳出,看那个政党有机会执政,叫价较高,政府担心随时可能倒台而无心对抗病疫,政治青蛙搞到政坛乱糟糟,政治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使民生经济在疫病与乱政的双重打撀下,苦不堪言。甲州选民、明智地以手中一票,把青蛙干掉,实作为政治青蛙前车之鉴。 张氏1978年离开人联党之后,经历了16年7次大选的失败及全军皆没的打击,跌倒再爬起,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怨无悔,至今己经43年3个月。如果没有光明正大及无私的政治理念和愿景,就不能孕育出如坚定的立场和顽强的斗志,...

通货膨胀连锁反应猪肉三连涨蔬菜也起价 林财耀:贸消部长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说道,猪肉12月1日开始每公斤生猪起价1令吉,这是2020年11月至今的第3次起价;蔬菜12月开始也会涨价,这两项最重要的日常食物的起价,将会引起许多食物酝酿起价的连锁效应,尤其是饮食业及猪肉产品等。经过疫情重击洗礼的老百姓,收入减少甚至失业,此时日常重要食物再来起价,无疑是百上加斤的生活压力。 他表示,砂政盟GPS的贸消部部长亚历山大却在怪罪商家趁机起价,尤其佳节将至期间。其实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造成许多商品的原料起价,因而演变成通货膨胀的市场连锁反应。 他建议政府应该要有智慧来洞察事情的发生根本原因,采取有效的解决方案来缓和通货膨胀的速度与幅度。市场上百物涨价主要原因是运输费涨价,这也直接造成许多原料起价,并且起着连锁反应。政府应该针对根本问题来对症下药,缓和运输费的涨价,或推行暂时性的津贴方案。 他说,政府目前已经在实行油棕暴利税,明年还会向那些年赚一亿净利的公司提高征收“富人税”,他建议政府善用所收取的税收来进行针对性津贴,达到抑制百货上涨的问题。因为目前百物涨价是因为运输费用提高,所以政府应该利用税收来津贴运输费或津贴原料,而不该像GPS贸消部部长所说的那样,只一昧地怪罪商家起价,而不去了解通货膨胀的源头。 他说道,马币疲弱的原因,除了全球的经济因为疫情造成衰弱之外,马来西亚政治局势不稳定,政治青蛙文化造成3年换了3个首相的政局动荡,也让外资望而却步,这些都是目前的政府不可推卸的责任。

拥官媒资源砂政盟宣传下足功夫 行动党逆风迎接硬战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刘必雁表示,2021年12月18日的砂拉越州选,行动党完全处于弱势的情况,因为新冠疫情肆虐的关系,不能够举办露天公开大型讲座(Ceramah)就无法炒热选情。行动党也无法当场向广大民众解说竞选宣言及告知民众知晓政府的执政实际操作情况,也无法有如以往那样在“车拉马大型露天讲座”的时候向民众筹款,支撑选举所耗费的庞大开销。 刘必雁表示,在砂拉越州选的宣传战中,砂政盟这次是下足了功夫,因为砂政盟占据了官方媒体资源及经济资源的强大优势,在野党必须多付出更多的努力、心思、创意、网络等方式,才能够达到一些效果。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竞赛,因为在野党严重缺乏资源,拨款也被政府断绝提供,所以必须在处于下风的颓势下,逆风迎战强大的砂政盟。 她表示,相信诗巫的民众现在驾车出去,早已经可以看到道路边、交通圈内,建筑物等地方都已经插满GPS党旗,旗海飘扬,即将要登场的将是候选人的大型看板,砂政党的选举宣传势必排山倒海的淹没整个砂拉越。 她说道,相信大部份关心政治的民众都在这个时刻有个感触,这些砂政党的候选人,好像中选之后都荣华富贵失联了,如今突然又冒出来是因为又要选举了。 刘必雁表示,在这两年的疫情期间,相信民众都知道行动党的国州议员是与民众一起并肩抵抗疫情的。自资或筹资购买物资来帮助生活受疫情影响者的工作,行动党的国州议员几乎是天天在进行,从早忙到晚,他们本身也亲自搬动米粮物资;民众挂白旗时,DAP YB们也是马不停蹄地赶往提供协助;行动党议员也前往医院帮忙搭建隔离房,派发物资及救济品。行动党把这些奔波劳碌当作为民服务的天职,因为他们不曾忘记自己是负责任及勤政的人民代议士。

丢2议席人联怒开发布会 突显砂政盟合作存在裂缝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为人联党的处境感触道,砂政盟无疑是由土保党一党独大操控的,也是名副其实的国阵再版,其成员党都沦为yes man。砂政盟的小成员党只能有苦自己吃,有泪自己吞,有怒也只能发一发牢骚,真实见到面了还是要咧开嘴巴打招呼。这就是砂政盟给人民看到的政治现实面。 林财耀表示,砂政盟GPS各联盟党之间的“微妙合作关系”,从这次的人联党阿头拿督斯里沉桂贤召开记者会向各界媒体发表的强烈情绪话中,非常清楚地看出,砂政盟之间出现非常明显的裂缝及矛盾,甚至可以用“内斗”来形容。 林财耀是针对沉桂贤对人联党在来临12月18日州选举中,痛失上阵传统议席曼旺和都东的安排感到震惊、失望与愤怒的情绪发言来表达他的看法。 林财耀说,从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人联党苦苦要求的议席却不被委任于兵符,主席沉桂贤的面子与情绪没有被老大阿邦佐所顾及,就这样痛失上阵传统议席的机会。两个传统议席就这样被沉主席口中所谓的某些人用不正当手段抢走了,这是砂政盟的权益斗争浮出台面的真实写照。 他表示,砂政盟是一群以党利益及私己利益为考量而群聚在一起的利益型政治联盟,因此明争暗斗自然难以避免,也是这个联盟的必然遭遇。

避免砂政盟在砂拉越一党独霸 杨薇讳:砂民应力阻GPS赢取82州议席的野心

全砂人民应全力阻止砂政盟GPS“赢取82个州议席”的超大野心政治议程,以避免砂拉越在一党独霸的情况下,陷入更糟糕的困境!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组织秘书杨薇讳指出,因GPS(砂国阵)一党专政长达58年,砂拉越在今天已成为马来西亚最贫穷的州属之一,基本设施远落后马來半岛。而砂拉越的石油与天然气等天然资源被掠夺,以及砂拉越从1976年起,由邦降为13州之一等出卖权益的事,也都是在GPS支持下进行。 同时,GPS更利用手中绝对的权力,公开推行压榨砂拉越子民利益的政策,砂日光(CMS)垄断全砂洋灰市场,即是典型的例子。 在GPS的保护网之下,日光生产的洋灰价格较西马及外国进口的洋灰更昂贵,在很大程度上推高了本地房屋的售价,迫使平民百姓必须花费更多的血汗钱来购买这一生中唯一的屋子,背负更沉重的房贷。 近期更因着洋灰供应出现短缺的问题,不仅拖慢了泛婆大道工程的进度,使往來的民众继续承担巨大的风险,建筑业也遭受冲击,大小工程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來完成,使成本不断的叠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