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三月 4, 2021

更多新闻

确诊者一天只到一个地方? 许溧根:匪夷所思

行动党砂社青团团长许溧根希望美里省灾难管理委员会能如实对外公布确诊者到访的地点,以及公开美里合格及受承认的消毒公司的名单。 许溧根今日在文告中指出,从中不难发现大多数的确诊者都曾出现在本地各家咖啡店,但却多次发生确诊者到访的时间是业者休息营业的时段,这对业者非常不公平,同时呼吁灾委会给予高度关注。 “最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难道确诊者一天内只到访咖啡店,都没出现在其他地方?” 许溧根强调,他非常支持美里省灾难管理委员会公布确诊者到访地点的举措,但必须依据实情公布详情,让民众和业者提高警惕和作出防备。 他呼吁美里省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给予更明确的资料证明所公布的地点确实是确诊者到访的地方,勿让民众对公布的名单产生质疑,同时增添民众对美里灾难委员会的信心。 另一方面,许溧根认为,抗疫行动是大家的责任,不分朝野,因此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应让朝野代表加入抗疫阵容,共商对策及提升运作,让在野代表也可以向人民提供最准确资料,人民从中受惠。

违反SOP罚款金额提高至1万 许溧根谴责国盟政府与民脱节

違反標准作業程序方的罰款提高至最高1万令吉,行動黨砂社青團團長許溧根遣責國盟政府嚴重与民脫節,人民現階段的生活已陷入水深火熱中,罰款1000令吉已是重擔。 許溧根今日向本報表示,眾所周知,朝令夕改的標准作業程序只會人民無所适從,如何才算是遵從或違規?與其提高罰款,倒不如部長自行檢討政府所宣布的標准作業程序是否真的符合標准? 他舉例,政府就連每輛車可乘載多少人,以及咖啡店人數不受限或是否可拼桌的條規都搞不清楚,此措舉如何讓人民服從? “如今政府宣布與執法單位各執一詞,導致人民現在猶如刀下魚肉,只能任由宰割,政府從中得利,卻苦了人民。” 許溧根指出,儘管民眾與商家已謹慎遵從標准作業程序,但仍被執法單位抓住痛腳開出罰單,難道這就是公平對待?” 他直言,一般上打工族的薪金僅維持在數千令吉,根本沒有能力繳付一萬令吉的罰單,政府又何必為難人民,讓人民成為白老鼠。

俞利文陈国彬勘察雨水排放沟渠工程 望工程速竣工减低对民众的影响

由于Jln Masjid、 Jln Market及Lebuh Java的雨水排放沟渠工程进度缓慢,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日前连同张健仁的特别助理陈国彬和古晋社青团团长陈方其前往工地视察,并且与承包商进行交谈,以了解整体工程施工进度及竣工预期。 根据承包商向他解释,是项工程目前已在最后施工阶段,尤其是Jln Masjid和Jln Market部分的工程预料将在3月完工,包括重铺路面。同时,整项工程预计将在4月杪全面竣工并安全使用。 俞利文今日发文告指出,本身在去年杪曾与古晋北市市长拿督朱乃迪和北市官员进行对话,当时也要求古晋北市市长介入其中,尤其加速工程进度,尽快将工程拖延问题解决,以期为公众带来便利和安全。

以期达至70%人口完成接种 国人需建立对疫苗接种的信心

行动党⺠都鲁支部宣传秘书周长佑表示,国人对疫苗接种须被建立信心,以达至70%人口完成疫苗接种后可跨州跨国。 “70%人口完成疫苗接种后可跨州跨国”似乎听起来很期待,惟若政府没有强力推广最终将无法达到政府所预期我国八成民众接种疫苗的群体免疫目标。” 周长佑说,相比美国每日平均100万剂的疫苗及以色列自去年12月开始平均每日15万剂,我国距离目标仍然遥远。“八成民众接种疫苗的群体免疫”,目标清晰固然重要,然而如何实践的内容更为关键。这既是当今政府必须深入规划并快速执行的工作。 “我们鼓励民众接种疫苗,惟政府有更大推广的责任,以科学数据根据及多种语言宣导人民对疫苗的认识,并实施透明的疫苗决策,让人民明白其重要性以建立信心,再让民众自行决定注册疫苗接种。而非以类似“跨州跨国”为提倡国人接种疫苗的动机,毕竟它并非国人向来生活的主要方式。” 他说,如今全世界88国已开打疫苗接种的行动,从北半球到南半球都已经浩浩荡荡的展开。我国政府勿安于疫苗已抵达,也不该重复政府初期怠慢抗疫的态度,而是加速疫苗的订购,否则将轻易被变种的病毒赶上。 “我国医疗本非先进国家,再面对至今仍在抗疫每日居高不下的四位数确诊病例,政府在现阶段不应该被鼓励选择将疫苗带回我国进行包装,也未知何时才会达到政府所谓每个月可生产200万剂的疫苗,这是额外附加沉重的抗疫压力。”

多地非红区突然爆出疫情 砂政府应行使自主权展延开课

砂政府受促行使教育自主权,果断展延全砂开课日期 三月学校开课在即,砂灾难管理委员会必须果断议决展延开课日期,砂有教育自主权无需等候联邦批准。 联邦日前决定小学一和二年级在3月1日开课,三至六年级在3月8日开课,中学则是在4月5日开课。目前砂拉越疫情严峻,确诊数居高不下尤其是诗巫,几乎每日都有患者死亡。马拉端日前也传出学生宿舍集体感染,造成父母人心惶惶、犹豫不决该不该让孩子去学校。 根据报章报导,砂拉越灾难管理委员会主席拿督阿玛道格拉斯声明,他已经向联邦申请让红区延迟开课,目前正在等候批准。 砂拉越政府必须知道,今日已经26号,距离所规定的开课日期只有区区的3天。砂拉越政府应该在这个非常时期行使教育自主权,果断的展延全砂的开课日,并不仅仅是红区的开课日。我们看到很多非红区也突然爆发,比如马拉端。民都鲁也有多所学校陆续有教师或学校书记确诊而暂时关闭,因此坚持3月开课已经变得困难重重。 砂拉越政府不果断决定也让父母为难,要知道孩子发育非常快很多孩子的校服和校鞋已经穿不下,一些家庭收入不好的家庭都在挣扎是否要购买开学物品。除了担心孩子的健康和被传染风险外,父母们也担心购买了校服、校鞋和口罩后又会宣布展延开课或实施行动管制令。待多个月后可能孩子又穿不上校服和校鞋而必须再花费购买,这让贫穷的家庭非常彷徨。

罚金提高至一万 民众生活如何过?

古晋社青团副团长陈祥智坚决反对国盟政府调高违反行动管制令的罚款金额的举措,尤其罚金从1000千令吉提高到1万令吉,而公司触犯标准作业程序则从1万提高至5万。 陈祥智今日发表文告说,执政当局时常声称;以民为本作为执政方针,但做起事来却是两码事。 他举例,政府任意提高违反SOP的罚款,並不能遏制疫情蔓延,反而为某些人提供了贪腐收賄的平台,也恰好印证了现在的当权者不知民间疾苦,还将民众当凯子一般对待的思维。 他补充,我国最低薪金为每月1200令吉,在疫情肆虐情况下,许多行业生意越来越难做,经济受到严重打击和亏损甚至倒闭,造成一大批人失业没有收入。 他说,低收入群体在疫情下生活本已很困难,万一一时疏忽违反了行管令却要面临罚款1万或者监禁,试问政府叫人民如何过活? 他指出,新冠肺炎疫情的失控蔓延,与国盟政府夺取沙巴州政权行动息息相关,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今,政府却要普通老百姓来承担,加以重罚,反而政府高官违反行管令可以官官相护,甚至巧辩,扯皮推诿责任不用受罚,施行双重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