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2月 5, 2021

更多新闻

未能在砂州选引入必要选举改革 俞利文:选委会辜负了人民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对选举委员会在疫情期间,尤其在来临砂拉越选举中未能引入必要的选举改革和调整感到遗憾,显然辜负了砂拉越人甚至大马人民。 他说,适度的选举改革和调整不仅有助于在疫情期间促进更安全的投票环境,还能鼓励更多选民参与砂选举的投票,特别是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 俞利文指出,本身已多次强调选委会有责任寻求创新方案以促进更多人参与选举投票,尽管选委会在疫情期间大约有2年的充足时间去做准备,但选委会仍无能发挥他们该有角色和责任。 昨日,俞利文在国会援引议会常规第18(1)条文提呈紧急动议,迫使负责掌管选委会的首相署部长针对选委会没有履行应尽责任的失败做出判断,并希望透过这次国会召开也采取严厉措施,让居住在西马或沙巴的砂拉越人可以就地投票。 俞利文建议政府要么允许居住在砂拉越以外的砂拉越人在宪报公布为邮寄选民,不然就在西马主要城市设立特别投票站供他们投票。

发展还需靠议员拨款 州政府存在有何意义?

詩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律师揶揄道,如果地方发展是靠YB拨款,那州政府就不具备存在的意义了。丁永豪身为詩巫市议会主席,这番言论也推卸及否决了市议会的职责。丁主席请不要忘记,砂拉越发展最多的城市都是有行动党赢下的。 詹礼新是针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昨天在报章上所发表的言论—“市议会拨款有限,发展不能单靠市议会,只能通过选出人民代议士,才能为诗巫带来拨款和发展计划”的言论做出回应。 他表示,砂拉越政府几十年来长期执政,一直以来总是用打压在野党,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为惯例手段,那就是利用自己是执政政府的身份,断绝拨款给在野党议员,殊不知其实这就是公然在“惩罚”在野党胜出的选区选民。这是一个不民主的政府所干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其中的行政偏差与不公平手段。 詹礼新说,发展国家与城市是政府的必然责任,因为国家要均衡发展及进步,才可以避免出现贫穷州或落后州的不良局面。但遗憾的是,砂政盟却不知道砂拉越要集体进步,就要全面发展的大格局,而只是小心眼地往牛角尖看,看看哪些选区是自己砂政盟阵营的,就给他们拨款,如果不是砂政盟阵营的,就断绝拨款,惩罚选民及为难在野议员,打压是不民主的执政手段,也可以看出政府自称的“勤政爱民”,也不过只是照顾自己砂政盟的选区选民而已。 他说,12月6日提名,12月18日投票,砂拉越将再次迎来州选举。这个关键时刻,砂政盟应该明白到一个事实,过去的州选举中,詩巫人选择行动党的推出的候选人,是因为他们务实地都在为民服务,为民发声,而不是像砂政盟许多的议员那样,中选了就荣华富贵的当官,然后四年后的大选前,赫然又出动进行动土礼及派糖果,这是非常敷衍选民的做法,人民的眼睛绝对是雪亮的。

政府不公打压造就发展落后 诗巫市议会应问责州政府

砂拉越民主行动党署理主席黄培根表示对诗巫市议会主席丁永豪的发言很遗憾,指市议会作为地方政府在服务诗巫上不应该被政治化,而他的发言已彰显出市议会已被金钱政治所左右。 “如果我们想要为全砂拉越带来发展,我们需要的不是能够为选区带来拨款的议员,而是一个能公平对待全砂拉越的州政府。既然所有砂拉越人民每年都向政府缴付各项的税收,那为何政府在发展选区以及分配选区拨款时却被选区的政治倾向影响?” “这也是为什么民主行动党一直在争取制度化选区的拨款,这么一来,无论今天是由谁执政,选民的福祉都不会受到威胁,而选民也能够享受到两线制政治和竞争所带来的益处。” 黄培根指出,虽然诗巫市议会主席不是民选而是由政治委任,但是丁永豪应该尊重我国的民主制度,而不是做出这种自欺欺人的发言。 “地方发展是政府的责任,而议员的责任在于定制政策,而反对党的议员更是需要作为人民的声音监督政府,确保政府里不仅是一个回音室。反对党以“为了争取选区发展拨款”而跳槽更是受到华社的唾弃,这也显示出了民众的意愿。”

让砂沙改名马来西亚大陆? 联邦企图完全侵蚀砂沙

民主行动党实达干区候选人陈祥智表示,他坚决反对任何改变或重新命名砂拉越,沙巴为马来西亚大陆的意图。 他说,砂拉越和沙巴的土地面积占大马的60%,却属于婆罗洲岛的一部分,且砂沙以邦国的地位与马来亚参组成马来西亚,砂沙和马来亚半岛隔着南中国海,没有半点土地上的接壤与瓜葛,若更名“大马大陆”,那么砂拉越和沙巴的名字将不复存在。同时这也将彻底改变砂沙的主权和政治地位,更是对历史上捍卫砂沙主权而牺牲的英雄烈士们的亵渎,是忘本行为。 陈祥智指出,提议将砂拉越和沙巴或重新命名为马来西亚大陆无非意味着某些势力对砂沙的动机不良,居心叵测。意图合理化向砂沙大量移民,从此改变两地的民族结构,让砂拉越和沙巴彻底丧失自主权。 陈祥智强调,砂行动党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这种图谋不轨的行径务必陆续公诸于世,以让全国民众看看这些吃野心勃勃的势力吃相有多难看。同时,他也呼吁砂沙两地人民提高警惕,坚决反对联邦政府险恶用心。 “砂行动党可不像那些卖砂党一样,可以为了自身政治利益埋没良知。哪怕签署不公平条约将砂拉越降为13州之一都可以欣然接受。”

脱离人联乃出于原则而非破坏政治原则 张守江打破砂一党独霸的黑暗局面

针对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提醒张健仁,在全面拒接跳糟(拒绝跳槽)青蛙的同时,应先责问其父张守江背叛人联跳槽行动党,行动党元老沈瑶瑟表示欣慰拿督斯里黄顺舸相信张守江脱离人联党纯粹是出于原则问题,不破坏政治原则。 1978年守江脱离人联党,为砂拉越人民带来的好处: 打破砂拉越州议会被一党独霸,民声消失的黑暗局面,开始有人监督政府的财政,如何使用人民的血汗钱,有在野党巡视各选区,了解人民对各种基建如道路桥梁,水电的需求是否得到政府应有的照顾,把人民的心声带进议会提出辩论。为砂拉越民主举步。如此的结局,是该赞扬,还是该谴责,人民自有定论,岂能与这些唯利是图叛党的青蛙相提并论。 如今的青蛙跳来跳去,更有的在同一个政党跳进跳出,看那个政党有机会执政,叫价较高,政府担心随时可能倒台而无心对抗病疫,政治青蛙搞到政坛乱糟糟,政治不稳定,导致外资却步,使民生经济在疫病与乱政的双重打撀下,苦不堪言。甲州选民、明智地以手中一票,把青蛙干掉,实作为政治青蛙前车之鉴。 张氏1978年离开人联党之后,经历了16年7次大选的失败及全军皆没的打击,跌倒再爬起,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无怨无悔,至今己经43年3个月。如果没有光明正大及无私的政治理念和愿景,就不能孕育出如坚定的立场和顽强的斗志,...

指责火箭企图掠夺砂资源 陈展鹏:人联党做贼喊捉贼

“卖砂党高喊他人掠夺砂资源,这分明就是做贼喊捉贼。” 民主行动党实旦宾支部宣传秘书陈展鹏指出,日前,砂行动党元老通过文告揭露了不为年轻的砂人民所知的“人联黑历史”。同时也道出了砂行动党之所以能成立且扎根砂拉越,正是因为人联党的贪慕虚荣,从70年代本做为砂拉越在野阵营的人联为了自身的政治利益果断投身国阵霸权的大熔炉中。 “这促使砂拉越在一段时间内属于议会一言堂,毫无制衡可言。砂拉越沦为13州之一不正是他们一言堂的手笔吗?签署丧权还要赔款,把砂拉越石油给赔出去。” 人联党处在砂政府,完全知晓石油税因何胎死腹中。他们不敢告诉民众,他们不愿意签署希盟的献议,以致使石油税不见着落。随后更无耻的来一招狸猫换太子,试图更换概念把20%石油税说成是希盟不愿意兑现。 他直言,以人联这卖砂党来跟民众说行动党准备掠夺砂资源简直就是可笑之至。除非人联党都是睁眼瞎和厚颜无耻之辈,否则绝说不出这般丢人现眼的言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