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11月 30, 2021

更多新闻

不努力实践民主制度反以拨款要挟民众 砂政府已违反自由公平干净选举精神

诗巫区国会议员林财耀特别助理詹礼新表示,政府应该实行公平拨款给朝野政党的国州议员,以正确的做法来实现真正的民主,不该把政府拨款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这是违反自由、公平和干净的选举。 詹礼新表示,虽然反对党几十年来都控诉政府的这种做法,但是执政的政府从来没有改变他们的这种操作方式,这是马来西亚的不公不义,也是一个民主国家的讽刺与悲哀。 他说,2018年509政党轮替,希盟政府本着反对党的选区也需要被拨款照顾的执政原则下,突破国阵政府60年来的作风,照样拨款给在野议员的选区,这是马来西亚的民主新突破。可惜一群青蛙与叛徒策动了喜来登政变,让民主回归到原点。 他说,政府拨款长期以来被当作筹码来威胁选民,说辞无非就是那几句:在野议员是得不到政府的拨款,所以他们的选区就得不到发展;最经典的就是阿吉哥在詩巫拉让花园的集会上说的:I help you, you help me! 这句话在大选期间公开说出来,根本就是一句贿赂选票的话。

确保砂民能够以更低廉机票回砂投票 俞利文:政府应采取更多干预措施

古晋市国会议员俞利文表示,为促进砂拉越人本着民主精神,联邦和砂政府必采取更多干预措施,确保砂拉越人能够以更实惠及低廉的机票价格回来砂拉越参加砂选举投票。 据了解,由于砂灾难管理委员会严格限制航班飞行,以致航班趟次锐减,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也随之飙涨,远超过一般人能够承担的能力。 俞利文表示,即使砂交通部长李景胜日前宣布从12月11日开始增加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并从每周223趟航班增至307趟。惟,砂选举投票日前后几天的机票价格仍然很高,这可能有阻许多人返砂履行他们投票的义务。 新闻报道称,随着飞往砂拉越的航班增加,如亚航等航空公司已将吉隆坡飞往古晋的机票价格降至200令吉以下。 但事实是,若在航空公司官网查询票价,往返砂拉越的低价机位却是相当有限,即使有单程也要约300令吉,其大部分单程机位还是超过1000令吉,就连廉价航空亦是如此,这肯定无法迎合那些想要返砂投票的砂选民意愿和需求。

砂拉越特别拨款无增加 政府在争取砂权益上已失败

民主行动党泗里街支部副主席兼民主行动党N45准候选人黄拔明认为,政府在争取砂拉越应有权益上,已经失败. 他表示,砂人联党/砂政盟在争取联邦宪法条例112D下,砂拉越的政府特别拔款已经撤底的失败. 在1973年,签署石油发展法令(PDA)之后, 砂人联党/砂政盟已经失去了最宝贵的资源 - 石油及天然煤气.砂拉越政府每天奉上超过2亿令吉给联邦政府.无能的砂人联党/砂政盟真的无法开采资源吗?只拿5巴仙的税收.在第12届州选举中,我们要抛棄砂人联党/砂盟政府. 在2022财政预算案中,联邦政府只拔80亿令吉之中的6巴仙发展金给砂拉越.要知道,砂拉越的面积占全国的30巴仙,税收是全国的30巴仙及全国人口的10巴仙.这对砂拉越是非常不公平的.我们的首长还口口声声在说:“继续为砂拉越争取应有的权益”. 掌管法律与国会的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旺朱乃迪博士在新任首相之下,首100天的表现,他与砂人联党/砂政盟的首要任务是把大马契约(MA63)恢复原状.我们仍在等待之中.

打抢芝巴民众土地还称之为发展? 周政新抨砂政府手段过时且要不得

民主行动党民都鲁支部主席周政新谴责砂政盟政府正在剥夺犹如打抢芝巴居民的土地,如此灭了人民的命根,所谓声称是成为芝巴再也的发展,可是地主得到的是什么?人民不反对发展,但是这种以发展为名的抢掠转移土地的手段已经过时,更是要不得的。 “民都鲁人民记得非常清楚,80年代至2011年,30多年的民都鲁地段地主,因地段在被划上红线下失去了多少他们的土地,或是当局以廉价直接没收有关地段,私人发展一直被控制,错失许多私人发展良机。” 周政新表示,这场噩梦如今又回到芝巴,多名的当地地主,由于他们在当地的地段遭砂政盟政府纳入所谓芝巴再也的大蓝图内,当局说是要发展对面港的芝巴地段,而遭到划上红线,地主面临土地交易上的受阻。 这些地主的地契是在2022年12月到期,而他们早在数年前已经向政府申请更新,向当局写了一封有又一封申请更新的信函,可是只是遭到砂政府当局当作足球般的踢来踢去,迄今仍未获得更新。 他说,看起来砂政盟政府就是与这些地主们玩时间游戏,要将地契有效期拖延至届满,让之自动失效,让地主自动丧失土地上一切的权利,这些土地将被政府白白的拿回,地主将得不到半分的钱或赔偿。

政府须设法降低往返砂机票价 让砂民能返乡投票履行公民义务

砂行动党宣传秘书兼南兰区国会议员刘强燕今日发表文告呼吁政府必须设法降低选举期间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以便让砂拉越选民有能力购买以返回砂拉越履行公民义务投下手中的一票,进而提高投票率。 她表示,选举委员会已敲定下12月18日为投票日,她今日上网查询各家航空公司机票后发觉这段期间从吉隆坡返回诗巫的单程机票价格飙升至上千令吉,而这个价格并不是每个在外地工作的游子都能负担得起的。 “尽管交通部长魏家祥在国会下议院部长问答环节时称政府不会干涉本地机票的定价,以便航空业可自由调低或调高机票价,以保持竞争力,但是我还是再次呼吁政府要采取必要干预以便航空公司至少会大幅调低选举前后三天往返砂拉越的机票价格,让砂拉越同胞得以返砂投票及返回工作岗位。” 与此同时,刘强燕也呼吁选举委员会必须确保砂拉越州选举会是一场安全、公平和廉洁并符合公共卫生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选举。 “由于大众对新冠肺炎的恐惧,因此这一场砂州选举,选委会应该还是会继续采用马六甲州选的模式而不允许各政党举办聚集人群的大型聚会以及沿街拜票等竞选活动。”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人民 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砂政盟若有意照顾全砂拉越的选民,就不该以选区发展拨款来要挟民众。 黄培根表示,砂政盟应以执政的理念和方向来赢取民众的支持,而不是延续国阵数十年来的金钱政治。 “数十年来,砂国阵,也就是现在的砂政盟都是砂拉越唯一的执政党,手握着砂拉越的资源,背负着发展砂拉越的责任,却以选区的发展来要挟砂拉越人民,更将砂拉越的落后发展怪罪于在野党。” “来届砂拉越州选在即,我们更是看到砂政盟大言不惭的说诗巫的发展的落后是因为诗巫目前议席由反对党所掌握。选区拨款是人联党一直在选举时使用的老调重弹,选民已经不买账了。我们都记得我们前首相纳吉在2010年诗巫国会补选的一句经典,“你帮我,我帮你!” 就是打算拿来要挟选民。人联党“方便的”忘记了黄顺舸在离开砂政盟之前担任砂拉越第二财政部长兼城市发展与旅游部长,而张泰卿也曾担任诗巫市议会主席。这二位在退出人联党之前都手握发展和规划诗巫的大权。” “不过,人联党自然是不敢质问他们,因为这样做无非是自打嘴巴,而只好将一切的责任怪罪于行动党。如今,人联党再次以“若想要得到选区拨款就必须投票给执政党,否则不会有发展”的口吻要挟砂拉越的民众。”